搜索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要闻动态 > 外埠动态
在承担编纂《香港志》任务的香港地方志中心,活跃着一群年轻的“修志人”——了解香港和国家的历史 看到香港未来的机遇(香江在线)
2022-09-2608:08:09来源:人民日报
0

1664048383162_1.jpg

图①至图③分别为蔡兆浚、陈德好、赵浩柏。香港地方志中心供图   

  日前,《香港志》首册《总述·大事记》英文版在香港礼宾府举行出版典礼。作为香港首部专属地方志,《香港志》记述了香港上自公元前5000年新石器时代先民活动,下至201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历史,全套共54册、约2500万字,涵盖了自然、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、人物、附录、专题等十大类别。

  “《香港志》首册英文版的推出是向世界讲述香港成功故事的新契机。读者从书中不仅可以了解香港和国家的历史,更可以看到香港未来的机遇。”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李家超表示。记者了解到,在承担编纂《香港志》任务的香港地方志中心,活跃着一群年轻的“修志人”。

  “参与编纂《香港志》这样史无前例的工程,是我的荣幸”

  位于湾仔的香港地方志中心办公室,是一整层的大开间。一排排工位整齐分布在过道两侧,蔡兆浚的工位就在离门口最近的位置。蔡兆浚西装革履、面容白净,戴着一副无框眼镜,言谈举止间透着书卷气和超出年龄的沉稳。作为香港地方志中心的高级编辑,1994年出生的他年纪不大、资历却不浅,是最早一批加入香港地方志中心的编辑,主要负责《地名》与《附录》部类的编纂。

  国有史、地有志。修志是中华民族的悠久传统,但自1819年《新安县志》问世之后,便再找不到香港的地方志。香港回归祖国后,不少有识之士持续为香港修志奔走努力。经过多年准备,2019年,团结香港基金牵头成立了香港地方志中心,正式启动《香港志》的编纂工作。2020年12月底,《香港志》首册《总述·大事记》中文版正式出版。

  “我从小就对历史感兴趣,大学和研究生读的也都是历史专业。参与编纂《香港志》这样史无前例的工程,是我的荣幸。”蔡兆浚说,自己一毕业就能投身这项事业,有一种生逢其时、赓续文脉的使命感和自豪感。

  2021年12月初,《香港志》三部专题志中的第一部《香港参与国家改革开放志》面世。这部书分为上下两册、共19章,涵盖经济、金融、文化、社会四大范畴,逾百万字,全方位记述了1978年至2017年间,香港参与国家改革开放的历程。编纂团队平均年龄仅35岁,其中第十三章“保险”的作者之一,是90后赵浩柏。

  从香港中文大学近代史专业毕业后,赵浩柏做过大学历史系研究助理、网络媒体编辑。2019年加入香港地方志中心,于他而言既是过往经历的延伸,也是新的人生体验。

  “修志很考验耐心,要找很多资料。我收集资料用了将近七成的时间,有时写一句话就要查找资料好多天。”赵浩柏介绍,为求严谨准确,同事之间会互换稿件逐句核查,不同资料也要交叉验证,一旦发现有出入就要重新考证。现在,一看到数字就想进行核实几乎成了他的习惯。

  根据规范,“方志”述而不论、涵盖广泛、巨细无遗,务求严谨客观。香港地方志中心制定了严格的审阅流程,所有《香港志》的内容,都必须经过“蒐、撰、编、统、审、核、定”7项程序,再通过责任编辑“内审”、专家“外审”认证审阅,才交由编审委员会批核定稿,并呈请理事会通过,最终付梓出版。

  “也许有人觉得这份工作既沉闷又枯燥,但我们对它倾注了感情和意义,反而乐在其中。”赵浩柏笑言。

  “对于‘香港好,国家好;国家好,香港更好’,我有了更深的体会”

  对这群在成堆文献资料中摸爬滚打的年轻人而言,不断从中获得新知是这份工作的最大收获。每多一个发现,他们对香港与国家的认识便深一分。

  除了《香港参与国家改革开放志》,赵浩柏同时参与了《总述·大事记》及《香港志·经济》部类的编纂,“对于‘香港好,国家好;国家好,香港更好’,我有了更深的体会”。

  “背靠祖国、联通世界,是香港得天独厚的显著优势。内地改革开放后,香港为内地保险业的发展做了很多贡献,比如中资保险机构利用香港的资本市场获得融资、改善公司治理。”赵浩柏表示,回归祖国开启了香港历史新纪元,香港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潮中,敢为天下先,敢做弄潮儿,创业建功的舞台越来越宽广。

  2017年从中山大学考古学专业博士毕业的陈德好,曾在珠三角一带从事田野调查、考古等工作,加入香港地方志中心后,她主要负责《文化》部类的编纂和统筹工作。从文物、建筑到语言、宗教、民俗等,搜集香港各类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料,为陈德好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也让她对香港与内地同根同源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  “香港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的风俗节庆有70多项,都与内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陈德好说,她印象最深的是在新界一些传统村落,每年农历正月十九都会举办“扒天机”活动,这正是明清地方志记载的民俗活动“天机节”,“这一习俗在内地已很难见到,但在香港却被很好地保存下来”。

  香港有7000多个可供考证的地名,蔡兆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考证其中部分地名的由来。在此过程中,他挖掘到许多鲜为人知又引人深思的历史细节。

  “吐露港一带在五代十国时期就是知名的珍珠产地。此外,香港产盐的历史也超过了2000年。”蔡兆浚认为,这些史料都能证明,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,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文明史,记载着华夏先民在岭南这片土地上的辛勤耕作。

  参与编纂《总述·大事记》时,蔡兆浚特别研究了1899年新界乡民抗英六日战,并专门写了一篇纪念文章。“新界原居民在英国接管新界之时,为了保卫乡土,曾组织千余乡勇与英军激烈战斗。虽然最终失利,500多人战死,却无损其英勇壮烈,可歌可泣。”蔡兆浚感叹。

  今天,已回归祖国25年的香港生机勃勃。但当年香港被迫割让的屈辱、中华儿女救亡图存的抗争,仍常令蔡兆浚心绪难平、陷入深思。

  “不只是为了梳理和回顾香港与内地的血脉亲情,也蕴含着香港社会对未来的展望与期盼”

  关于编修地方志的意义,学界常将其概括为“存史、资政、育人”。随着时间推移,编纂团队的年轻人对这份事业的信念也越来越坚定。

  《总述·大事记》出版后,作为编辑之一,陈德好一度在网络上遭到政治攻击。承受的压力,反而让她更加坚信编纂权威历史著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,“地方志是权威历史著作,是学者做研究、老师开展教学要引用的。”她相信,如果人们对历史的认知是准确的,将来也许就能避免出现大的偏差。

  蔡兆浚将这种“偏差”归结于教育的缺位,“过去香港历史很不受重视,很长一段时间,中学历史科都只有世界历史和中国历史,而历史科亦不是高中必修科”。

  近两年,对香港历史的关注不再局限于学术圈,越来越多出版和传媒机构开始加入这一队伍。做研究之余,蔡兆浚经常为报刊撰文或接受媒体采访,介绍他的最新研究成果。

  “可以感觉到,社会对香港历史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了。我在新界村落的亲戚也很关心我的工作,还主动把他们家传的族谱借给我做研究。”蔡兆浚说,《香港志》的编纂带动越来越多人认真认识香港自身的历史、了解自己的根源,这令他非常开心,也成为他继续投身这项事业的主要动力。

  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,蔡兆浚和同事们一起编撰了普及读本《回归·情义25载》,通过精选25篇打动人心的故事,讲述内地和香港血浓于水、守望相助的情义,读本赠送给了香港千所中小学。

  “盼望年轻读者可通过阅读此书,知所从来、思所将往。”蔡兆浚说,编写这本书,不只是为了梳理和回顾香港与内地的血脉亲情,也蕴含着香港社会对未来的展望与期盼。

  本报记者 冯学知

  《人民日报》(2022年09月25日   第 06 版)


  • 使用帮助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| 网站纠错
  • Copyright 2019 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All Rights Reserved 
  • 主办: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邮箱:fzsdfz@126.com
  • 闽ICP备案号(闽ICP备20005811号) 政务服务热线: